2016-1-17 博客文章增加了markdown格式,由MD标记

2016-05-05 23:03:50

2004年1月7日


回故乡年的学校

很久,很久,故乡学校怎么样了?故乡学校变了吗?一副想象让我真想到故乡学校去。

中午,我没吃饭,跟着小学生到学校去了。教学楼焕然一新,安装了自来水在旁边。故乡的学校变了一点,接着往前走,见往日的黑板报写的都是字,现在倒画了一个宇宙飞船在云朵中冲天,左侧还写“奔向未来”四个字,还画了一个火箭在烟尘弥漫中冲起,等许多。仅仅用四个字概括出来了,非凡了得。


学校都写了几年级,并且还粉了。虽然这变化不是很大,可这也是一种变化。我最大的变化是我长了。是的吗?我依然是这么矮。这是我一种渴望,人长得高大,耳朵好了,世界什么我都不在乎,可这比登天还难。


故乡的学校依旧站在那里,希望,希望那些学生能好好学习,千万不要像我一样,你们能吗?

这好做,那好做,考试语文考了一百分,数学英语,我只能听见这么说,这样我才会被别人夸奖。这是用金钱买不到的。如时光流逝,不会再挽回了。


2004年1月8日


孤独的我

阴云阴雨,恶气冲来满乾坤。伙伴们纷纷躲在自己的家门,在怕那鬼天气施用魔术。蒙蒙细雨,烟尘漫雾,如稀疏的小雪白了整个山村。

我跑出来找人玩,找不到,好像别人都不理睬我。我仍不灰心的找,还是找不到。就在风雨中低下头,不怕寒冷,这给我起了不定的神经,却给别人起了精神,纷纷从屋里跳出来,可以玩了。我高兴得无法形容,欢天喜地的手牵着手,这种神经却征服了这么个人。


蒙蒙细雨洒在我的身上,洗脱了我的欢乐。微风阵阵,吻着我的脸,又让我变化了孤独,风雨交加。我也走了,继续找,找呀找,找呀找,找到一个木柴棍,踢个脚,推推门,你是我的坏柴门。


既然别人要我请,我坐在家里要他们请。走啦,坐在屋里多好。看神话一般的凿木技,木椅子巧夺天工,美极了,还闪闪发亮,好像给我眨眼睛,说:“神不神奇”。摸上去,光滑细腻,舒服极了,果然找到了一个朋友--木椅子。我和他紧挨着脸,手牵着手,让我不感孤独了,是一只从快乐中再生的凤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