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-1-17 博客文章增加了markdown格式,由MD标记

2016-04-25 22:46:48

2004年1月5日


掐人的绝技

今天,刚考完试,心情特别不好,生怕自己没考好,担心死了。

下午,我刚吃完甘蔗,走进教室,就嚷嚷起来。可突然来这一套,T掐了G一下,我见很好玩,也轻掐了一下,然后重重的掐了一下。谁知大家都亲眼目睹,我把他掐得眼泪直掉,别人都说我手辣,我像机器人停了电似的,一动不动,不知怎么才好。T连忙说,“你太盲心了,把别人差点掐死了。”我心里后悔极了,不知怎么样了,只知道还偿自己,可他不肯。算了,一场就这样关闭了。也许上回T掐我比我掐他重,虽我没掉眼泪,这是我人住的,眼泪还不是在眼里团团转。为了别人说我像女孩,只晓得哭,我才忍住了。要不是这样,早已掉下来了。掐人是一种是别人走近死亡的一种动作。同学们,千万不要学我。我见要马上改掉。


除开节日、放假,我不再疯疯打打了,让我是一个新的自己。

晚上,上英语自习,老师劝我们不要吵,可这是吵得最凶的一个夜晚。吵死了,吵死了,你们听见了吗?那是别人的喊道声,你们没有听见。我才知道,耳朵聋的,还能听到别人,而耳朵好的,却一点儿也没听见,那时一场梦里话。我的耳朵是神圣的,耳鼓有的好的,耳朵又是坏的,难道这是一盘“木耳”吗?


2004年1月6日


舒服伤透

今天早晨,英语老师在厕所里叫我,说:“105,105”。我迷惑不解的问什么105,他吼起嗓子说:“英语考试105”。我吓得一跳,听力30分,老天祝我一个不要错,错一个,希望就越小。我答:“我的耳朵聋得没法,没考好,不要怪我。你把我的耳朵治好,我保证为你考105分。”说完转身就跑。


哎呀!糟糕透了,竟然错了许多,没希望了。不,一定有希望,虽希望是很渺小的,但也有可能实现。这简直伤透了我的心。

考试完毕,放假了,我们心出望外。可大家只为贪玩高兴,我现在还为成绩担心。一种强烈的信心让我开始准备下个学期复习,让时间花在我的创作上。我有很多东西,我请别人帮我挤上了车。回家了,总算回家了,见母亲前来相助,她问我,考得怎么样。我说,“很差”。她比父亲还要严肃,“努力,现在还是初一,离高考时间还有很多希望,千万不要灰心。”我嗯的一下点了头。

成绩单是那么的,那么的……,让我没有面子看老师。这是不可能的,平均分能考90,我就满足了。整整饱满了胸腔,一副强烈的恐惧千万不要来临。


大学时常纳闷,耳朵什么时候开始听不太清。想想以前初高中,似乎记不起耳朵有怎么令自己特别难受了。大多可能只是当下的心境,一旦成为过往,即化成烟云,所以当下的苦恼似乎没有太多意义。心不静,则听一首曲,读一卷书,当下就再也没有比心静更重要的事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