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-1-17 博客文章增加了markdown格式,由MD标记

2016-03-29 22:51:00

2013年12月23号


中餐的对言

今天,学校要选村长,我们都回家,这是我特大的惊喜。

回家一出来就打滚蛋(那时候不知道叫弹珠,方言音似坛子儿)。时间轻悄悄的走了,到了中午,太阳笑着脸,我羞愧得低下头,脸也红了。


吃中饭时,粉匠在我家吃,就这样开始开饭。粉匠说:“小弟弟,你哥哥姐姐都上大学了,你要争取啊!”旁边的一个凑在我耳边,对爸爸说:“你的儿子长得多有样啊!红红的脸,圆头圆脑,真使人叫好”。“我没有这么聪明,怎么能称圆头圆脑呢?”这句话我说在心里去了,没人听得见。旁边的一个说:“你能和你家人一样吗?考进好大学,你向来是最聪明的,一定靠得住”。“我不能骄傲,我靠不住!”。他似闻非闻的样子,让我没有再说了。


爸爸和粉匠谈天说地。我突然严肃的说:“食不言,寝不语,这是一种美德,你们都没有做到,连这不懂,知识谈何容易”。他们仍然一样,还是在高谈阔论(这里留白了,估计当时想不出适合的成语)。我也没说了,只好罢了。


是的,我一定要实现粉匠的诺言。那就靠做事情时认真些。

吃一餐小小的饭却让我恍然大悟了一半,其思不得其解,只好再通过下次吃饭,悟出一半,让我的确是一个圆头圆脑的人。


黑发不知勤学早,白首方悔读书迟。


青涩年纪的谈吐,真是生涩,似乎酸味劲足得很。当时,只怕还是抱着一副自我清高的样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