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-1-17 博客文章增加了markdown格式,由MD标记

2016-03-28 21:53:00

2016年12月21号


冤枉

今天下午第一节课——英语课,我跛跛拐拐地比老师先到教室。老师说上次发卷时,你们做没做完,做了就交。当时我有两张卷子,一张做完了,另一张一空也没填。我不想交第一张卷。我平常就是这样一个人,所以把第二张交给老师。老师眼斜一视,询问我:“醉虾,你怎么一个也没做”。我默不作声,老师叫我不准交,一个人把这张卷子完成。我不想看结果,以后老师对我的做法更加埋怨,所以只好把第一张卷拿出来交了。我没写姓名,老师说:“你越来越贱了,连我的姓名也填上去”。我红着脸说:“我没写姓名,怎么会写你呢?”夺过来一看,用圆珠笔划掉了,再也没说话了。


冤枉,真是冤枉,是谁把我的卷子给偷去了。难道他跟我有天高只恨地深之仇吗?我疑惑不解,只好忍受到下课。表哥问我,你不是一题也没做吗?我心机一闪,别人不问,偏偏来问我,肯定是他搞的鬼,可这仅仅只是我猜测而已,并没有实际证据。老师,请你不要误解,我这种人从来不会在试卷上写你的名字的,要写就写自己,大不了还不写。


是哪个人想叫我受得玩笑,却让我的精神带来了重大的损失。

我保证以后只写一个“醉”字就行了。

也许冤枉不会再轮到我了。


现在都有点怀疑,自己是不是亲自作案后完全忘得一干二净了。也或许是先计划着在一张空卷子写老师的姓名(那时其实比较慕名我们英语老师的),没注意就把它给做了。也或许是,我压根就没想把这做完的卷子交上去,这样老师自然就不会看到。即使记录下来了,如今也揣测不出当初的想法。为何偏偏就不愿把自己的大名写全,也就差两个字。是一种寻求潇洒的方式吗,还是真心嫌名的笔画太多,如今也是无法求证了。


现在我常常表示对小孩的行为无法理解。为何没骂她她还哭了,为何没批评他他还来气了,为何明明给他好处,他却只要好处而不行使约定的任务。也许想学会理解他们,只怕总会感觉自我想法太成熟,实在无法理解那个青涩年纪的所为。尝试着包容他们,估计倒是应该学习的,就如包容曾经的自己一样。